附近超商門口總是站著一位老伯伯,操著濃厚的鄉音:「先生小姐,發票給我好嗎?」手上捧著一個空的面紙紙盒。

        從店裡走出來的人,大都小心翼翼從他身邊繞過,把發票投進盒內的少之又少,我也不例外,總是想著,萬一這張剛好中了兩百萬,豈不虧大了?兩百萬可不是小數目耶,心中猶豫著要不要投進去……最後私心總是戰勝愛心,然後假裝沒看見般,從老伯伯身後繞過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那天,我手拿著剛買的晚報在路口等綠燈,身後依舊傳來老人滄桑的聲音,機械式地播放著。忽然,「伯伯,這張給您,這張是上個月中兩百元的,您收在口袋裡,不要和這些擺一起……」一個年輕清脆的女聲揚起。

        我轉身,見一個穿高中制服的女孩,正把一張統一發票小心地塞進老人上衣的口袋。我呆呆注視著女孩遠走的背影,除了感動,還有深深的汗顏。
  

來源:http://report.nt1.isst.edu.tw/isst_admin/story_paper_joke/story/story343.htm

轉貼~聯合報    91年  06月  03 日


-----

yuhua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